游客可在线试看,注册会员可免费在线阅读小说、图片,VIP会员可无限制观看所有栏目。 语言切换:
热搜:

当前位置: 首页>> 家庭伦理>> 人母返回上一页

人母来源:国模兽兽p 作者:坏坏美媚视频

去年夏天,父母亲终于结束了长达十八年的婚姻,两人步上了离婚的道路。其实父母亲的离异并非意料之外的事,父亲的年纪,整整大了母亲十五岁,再加上终日忙于工作,自从结婚以来,争争嚷嚷也不知吵了多少年,再加上母亲有一张美艳的脸庞,尽管都已年近四十,但身边仍不乏追求之众,后来听说母亲和一家建商的老板走得很近,父亲在一气之下,终于决定和母亲提出离婚。  其实母亲的外遇是可以被谅解的,追根究底,父亲仍要为母亲的外遇负最大的责任,在父亲眼里,公司才是家、事业才是真正的老婆。
  父母离异之后,父亲严格禁止我和母亲联络,就这样,在这一年的时间里,母中文字幕性挑逗亲就像在世上消失了一般。直到有一天下午,我意外的接到母亲的电话为止。
  我按照母亲所说的地址,找到了阳明山下一栋豪华美丽的白色独栋别墅,当我正在门口犹豫不决的时候,母亲从别墅里满脸堆欢的出来迎接我。
  我们母子虽然一年没见,但当我再次见到母亲的时候,我几乎认不出她来。母亲身穿一袭白色无袖的连身洋装,轻薄短小的剪裁衬托着母亲窈窕的身材,在加上入时的化妆,根本看不出是一个十七岁孩子的妈,倒像个三十出头的年轻少妇。眼前的这个女人,确实是我的母亲,但一个离婚才一年的女人,如何住得起如此奢华的别墅?再说,母亲一身野艳俏丽的打扮,也是我所从未见到过的。难道一年的时间,竟会让人有如此大的变化?
  母亲紧紧的拥抱着我,亲吻我的额头,不时还激动的要流下泪来,她对我的爱是无庸置疑的。她引着我进到这栋豪华的别墅里,带我参观过整栋房子,从二楼的阳台上,还可以俯瞰整个台北盆地,景色真是美极了。但我满腹的疑问,面对久别重逢的母亲,却怎幺也说不出口。
  母亲似乎也看出我满腹疑问,在一番殷切的询问之后,主动的将过去这一年的经过全告诉了我。
  原来母亲在离婚之前,就已经和那名建商有了外遇之实,离婚之后,母亲唯一能够投靠的当然就只剩下这个男人。但他是一个已婚的人,在不愿破坏原有家庭的情况下,她将母亲安置在这栋豪华的别墅里,母亲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,也只能委屈成为她的情妇。
  住在豪华的别墅里,虽然衣食无缺,但建商却也只把母亲当作是打发时间的玩物,经常是一两个星期才偶尔过来见见母亲,母亲就像住在皇宫里的妃子,只能日夜期盼国王的临幸。
  听完母亲的陈述,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舍之心,毕竟是自己的母亲,景管物质生活优沃,但精神生活却十分的空虚,身为人子的我,却也对眼前的情况无从助力。
  「妈……妳生活快乐吗?」
  母亲犹豫了一下,然后才勉强的回答一句:「还好。」
  「妈,妳放心,我会常来陪妳的。」
  母亲听到我的话,高兴的搂着我的颈子,并且靠在我的肩上放声生哭泣。此刻的母亲,就像个历尽沧桑的小女人一般无助,而这时候的我,无疑是母亲在汪洋中唯一能抓住的一枝浮木。
  依依不舍的告别了母亲,在临走前,母亲将别墅的钥匙交给了我,并且告诉我,这栋房子的大门随时为我而开,并且还塞给了我一笔为数不少的零用钱。
  回到家中,我满脑子都是母亲的影子,对我而言,今天母子相会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,先是母亲几乎变了个人,年轻貌美得连我这个做儿子的都快认不出来了;再来是母亲摇身一变,变成了有钱人的情妇,这是过去我想都不敢想的事,但这一切都已成事实。
  突然间,我十分怀念起过去脑中那个朴素和蔼的母亲形象,过去的母亲,一年四季总是身穿简单样式的洋装,鲜少有花俏的衣服,这又让我想起一件事,母亲在离婚后,家中的衣服竟然一件也没带走,现在想起来,母亲似乎有想要与过去的自己决裂的决心和勇气。
 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,我总是趁着父亲加班的夜晚偷偷前去与母亲相聚,母亲也总是准备好一桌热腾腾的饭菜等着我前去共晋晚餐,我彷佛又回到了重前的温馨快乐的家,母亲对我的关怀比起从前有过之无不及,甚是在饭后还放好一池热水让我沐浴,母亲的亲昵举动,似乎在弥补过去这一年的空白。
  但无奈的是,为了不引起父亲的疑心,我一直无法留下来过夜,母亲也只能眼睁睁的送我离去。一个月下来,我们母子在每晚短暂的相聚后又必须残酷的分离,实在有说不出的难过。
  第二章 酒后
  机会终于来了,父亲为了大陆的一个工程,必须前去广州一个多月的时间,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,几乎兴奋得想要狂叫,因为将有一个月的时间,我可以和母亲朝夕相处、时刻不分离。
  就在父亲一上飞机的同时,我已飞奔至母亲怀里,母亲得知此事,高兴的心情更不亚于我,当晚,为了庆祝我们母子将有一个月的时间相聚,我们在院子里为自己办了一个小小的庆祝会。
  母亲从柜子里拿出了一瓶威士忌走了出来。
  「来,今晚我们母子就来大醉一场吧!」
  「妈……妳什幺时候开始喝酒了?我印象中妳好像是不喝酒的。」
  母亲有些尴尬的说:「傻孩子,人是会改变的,特别是对一个离了婚的女人而言,人生已经走到了另一条道路上了。」
  母亲一边说着,一边斟着酒,脸上露出茫然与无奈,我看了心中十分不舍,拿起了酒杯就往嘴里灌。
  「妈!我敬妳!不管将来如何,我永远是你的儿子,也永远支持妳。」
  母亲又感动的流下泪来,眼泪从眼角滑落到母亲酒后泛红的脸颊上,真是楚楚动人,怪不得过去有这幺男人拜倒在母亲的石榴裙下,而做儿子的我,虽然终日与母亲相处,却也从来没有注意过母亲原来是这幺有魅力的女人。
  「妈……你好美……」
  母亲虽然以带有七、八分酒意,但对我突如其来的赞美,也有些不好意思。
  「妈都老了,还甚幺美不美的,油嘴滑舌!」
  「不不不,我说的都是真的,妈越还越年轻、越还越美了。当我那天地一次见到妈妈的时候,我几乎快认不出妳来了。」
  母亲撩一撩她披肩的长发,显得抚媚动人、风情万种。再加上酒后摇曳的体态,更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。
  或许是酒精的催化,亦或是我真的有一股冲动,我突然对母亲起了非分的遐想,心跳的好厉害,手已开始冒着冷汗……
  「我好想……好想……抱抱妈妈……可以吗?」
  母亲微微一笑,主动上前将我搂尽怀中。此刻,母亲身上浓浓的酒气加上浓郁的香水味,混合出一股让人难以抗拒的味道,我环抱着母亲纤细的小蛮腰,母亲则将胸脯紧紧的贴在我的脸上,母亲的双峰,柔软、温润的感觉煞时间征服了我,我隔着母亲薄薄的上衣猛力亲吻着母亲的***……
  或许我们都醉了,母亲对我非分的举动不但没有加以拒绝,还十分陶醉在其中,她紧闭着双眼,缓缓的扭动着身躯,享受着从胸前传来的阵阵酥麻快感……
  也不知道经过了多久,当我再次睁开眼睛,我已经躺在一张水晶大床上,看着窗外,才知道已经是接近中午的时间了。对于昨晚所发生的事,因为一夜的宿醉,我也不太确定是真的发生?还是自己的幻想?
  「你醒了!你可醉的厉害,还吐了我一身。」
  「妈……昨晚……我们……?」
  「我们都喝醉了!」
  我不知道母亲是在顾左右而言他、还是真的什幺也没发生,但我可以确定我与母亲共同度过了第一个夜晚,且往后还有一个月的时间!
  第三章 发现
  下午,母亲上街买东西去,留下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大房子里,无聊之馀,我在屋子里四处游走,东看看、西翻翻,我想了解母亲是如何一个人在这栋大宅中度过这漫长的一年的。
  走到母亲的房间,眼前除了一张豪华的大圆床之外,就是满屋子的衣柜,信手打开母亲的柜子,琳琅满目、各式各样明牌的衣物挂满了整个衣柜、其中样式之新潮、大胆、花俏、艳丽、都是我所从未见过的。怪不得母亲在离婚后连一件衣服都不带走,因为对母亲而言,这些衣服才是衣服,过去的衣服都只不过是遮身避体的布块而已。
  再翻开母亲别放内衣裤的抽屉,才一拉开抽屉,里面的衣物立刻紧紧抓住了我的目光,心头也微之一震!
  「天哪……这是……妈妈穿的……内衣……内裤……」
  四只三尺见方的大抽屉,摆满了各各样的内衣裤、市面上任何可以找到的款式、颜色、在母亲的抽屉中几乎通通都可以找到。
  我随手拿了几件在手中把玩,发觉母亲的内裤,有薄如蝉翼的、有完全透明的、有滚满蕾丝花边的、有小到时幺也遮不住的、有下体开口的、有猥亵不堪入目的,母亲的抽屉里,简直可以说是一个小型的内衣裤博物馆,并且收集的全都是让人脸红心跳的情趣内衣。
  我知道有些女人有收集内衣裤的嗜好,但如果尽是些猥亵的内衣裤,则应该是男人而非女人的嗜好了。突然间我心中明白了,母亲为了讨好男人,不惜得每天穿上这些猥亵、***的内衣裤来吸引男人的注意,也因此,在不知不觉当中已搜罗了满柜子的内衣裤!
  发现母亲的内裤之后,更引发了我的好奇心,我不停的在母亲房里寻找,试图挖掘更多的秘密。
  果不其然,我很快的在母亲的床头柜找到了一只皮箱,沉重的皮箱隐约透露出一股神秘的色彩,我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打开皮箱的锁,只是从皮箱里钓出来的东西比之母亲的内裤更让我震惊!
  是琳瑯满目的各式淫具!!
  假***、各式各样的电动***、润滑油、塞***用的串珠、震动跳蛋、甚至还有***待用的皮鞭和手铐及皮件……多得我数也数不清。
  猥亵的内衣裤、淫猥的淫具、我独自坐在母亲柔软的大床上,想像着在这张床上曾经发生过的一切……。我迷惑了,我的母亲,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人?在这一年当中,母亲又是过着怎样的生活……?这一切,都只能停留在我的想像当中。
  第四章 眩惑
  自从发现母亲的秘密之后,我的脑袋里全是关于母亲猥亵的幻想。在晚餐的桌,母亲发觉我的脸色有异,不禁问起了原由。
  「小宝,你怎幺了?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」
  「没……没什幺……我很好。」
  「还说谎,你脸上明明写着『我有问题』,难道妈看不出来吗?」
  我想转移话题,但母亲又一直追根究底,我只好和她聊聊。
  「妈,你过去这一年来,都是怎幺过的?会不会很寂寞?」
  「寂寞是当然的,但我又能怎样,这都是妈命不好。」
  「那妳寂寞的时候……都怎幺打发时间的?」
  「你怎幺问这个奇怪的问题?妈不想回答。我只想告诉你,过去的已经过去了,现在你又重新回到妈妈身边,妈妈以后就不会再寂寞了。」
  「但是妈,我只是妳的儿子,妈妈还年轻,难道不需要一个男人陪伴吗?」
  「世上没有一个好男人,现在,全世界妈只相信你一人!」
  「可是,那个男人怎幺办?他还会过来找妳,而且,妈妈现在的一切,不也都是那个男人给的吗?」
  「我迟早会离开这里,到时候,你愿不愿意陪着妈妈?」
  「妈妈到天涯海角,我都会在你身边。」
  母亲的心意我终于明白了,其实母亲早想离开这个有如监狱的地方,但是一来无依无靠,二来也没有勇气,现在由于我的出现,母亲心中似乎有了另一种打算,如果真的有那幺一天,我也愿意和母亲到一个没有人烟的山里过着隐居的生活。
  夜里,我辗转难眠,只要一阖眼,眼前就浮现母亲身穿猥亵内衣裤遭男人用淫具蹂躏的画面,几经努力,我还是无法成眠。
  起身到浴室上厕所,浴室里的洗衣篮内还堆着母亲洗澡后刚换下的衣物,我突然突发奇想,随手翻了翻洗衣篮,无意间发现母亲今晚刚换洗的内衣裤正静静的躺在洗衣篮里。一股冲动油然而生,我再也无法克制心中的***,顺手将母亲的内裤塞进口袋里。
  回到自己房里,我小心翼翼的摊开母亲蜷曲成一团的内裤。鲜红色的小内裤滚着美丽的蕾丝花边、透明的布料上还绣着一朵朵盛开的玫瑰,我翻看着内裤,内裤上还沾有一层白色的分泌物,散发出一股浓浓的腥臭与尿骚味杂陈的混合气味,它像一股天然的催情剂,才放在鼻尖嗅了几下已让我亢奋到了极点。
  「这……这就是妈妈的味道吗……?」
  我一边掏出******、一边嗅着母亲的内裤,还忍不住舔起了内裤上的分泌物,微微的酸味从舌尖传到了脑门,说不出的古怪味道,也有说不出的神奇,我满溢的精子早已忍不住喷射淋漓……
  第五章 礼物
  虽然我不是第一次拿着女人的内裤***,但拿着母亲的内裤***却还是头一遭,尽管兴奋的心情再射精后一就让我回味不已,但却也让我对母亲升起了羞耻之感,感觉上,我已经玷污的母亲的身体,在精神上,我已***了母亲千百回。
  「怎幺?昨晚没睡好吗?怎幺脸上多了黑眼圈?」
  「天气热吧……」
  「今天陪妈妈到百货公司逛逛如何?」
  母亲一身年轻装扮,紧挽着我的手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,不注意看,别人还以为我们是对热恋中的情侣。母亲在百货公司里尽挑些时髦的衣服,也好在母亲一直保有一副好身材,穿什幺衣服都觉得好看校园奴隶契约五十二话。
  经过女性内衣部,我无意间看见了一套样式性感十分好看的内衣裤,虽然与母亲衣柜中的内衣裤比起来,简直是小巫见大巫,但对一般女性言,却已经是十分性感的款式了。
  也不知哪来的冲动,我趁着母亲不注意的时候,偷偷的将那套内衣裤买了下来,或许……我是真的迷恋上母亲的内衣裤了,我真的很希望能亲眼见到母亲将它穿戴在身上的模样。
  回到家中,母亲一件一件试着刚买回来的新衣服,突然间,母亲发现了袋子里多出了一套女性的内衣裤,还有一张写着:「给我美丽的母亲,希望妳内外皆美!」的纸条。
  我在客厅里着急的等待着,我不敢预期母亲看见那套性感的内衣裤之后会有时幺反应,但不久之后,母亲穿着一袭紧身的窄裙走了出来。
  「小宝,你看看妈买的裙子好不好看?」
  「妈妈身材好,穿什幺都好看!」
  「你什幺时候变得这幺嘴甜,怪不得妈疼你。」
  母亲突然转过身去,要我为她拉上背后的拉链,当我正身手去拉的时候,赫然发现母亲身上所穿的胸罩,正是我送给她的那件。原来母亲早已将它穿戴在身上,这表示母亲已欣然的接受了我的这份礼物!
  「谢谢你的礼物,妈妈穿得很合身,样子也很好看。」
  「妈……」
  「我会常常穿它的,毕竟这是我宝贝儿子的一份心意。」
  「只要妈妈喜欢,我还会再买些送妳的……」
  母亲脸一红,若有所思的说:「不用了,妈妈的内衣多的是,只要你有这份心意就好了。」
  「我在想,妈妈穿上它的样子一定很好看……只可惜……我看不见。」
  母亲脸更红了,娇羞的说:「你再胡说八道,妈可要生气了。」
  说完,就把自己关在房里,迟迟不肯出门,也不知是真的生气还是害羞,但看得出母亲的内心还是十分欢喜的,想不到一件内衣裤竟也能掳获母亲的芳心!
  回到房里,我正想关灯睡觉,母亲突然走了近来,只是让我眼睛为之一亮的是,母亲此刻身上换上了一件粉红色的薄丝睡衣,其透明的程度,只能用「一览无遗」来形容,而睡衣里穿的,正式我送给母亲的那套性感内衣。
  「小宝……早点睡……妈是来向你……道晚安的。」
  其实,母亲的行为无疑是司马召之心,只是想个藉口来达到目的罢了。但母亲愿透过这样的方式来想我展示自己的身体,也说明了她对的爱是无庸置疑的。
  「妈……正如我说的……穿在你身上真是好看!美极了!」
  母亲还刻意地在我面前转了个身,由于内裤的设计在背后只有一条小小的细线,只看到一条线从腰间没入她浑圆的臀部缝隙里,然后连到下体那块包裹着她微凸***的小布块上,真是美妙极了!!
  「妈最近胖了点,身材都有点走样了。」
  「不不,妈的身材可以去选中国小姐了。」
  母亲很温柔的上前替我盖上被子,当她一弯腰,我还清楚的看见她深不见底的***和坦露在罩背外的雪白***。真恨不得自己还是个小孩,能肆无忌惮的吸吮母亲的***……
  「该看的都让你看了,这下你满意了吧!可以乖乖睡了吗?」
  「妈,你对我真好。其实妳不用这幺做,我刚刚只是和妳开个玩笑。」
  「我们母子是一体的,彼此应该是没有任何秘密的,在说,妈妈的身体,和其她女人又没有两样,没有什幺好隐瞒的。」
  我调皮的说:「那我的身体也要给妈妈看。」说完,我摆出一副要脱裤子的模样,母亲笑着要我住手。
  「妳的身体,妳妈我看都不想看了。」
  「妈,妳这可说错了,我已经长大了,是个大人了。」
  「男人的身体还不都是一样的……」
  就在嬉闹间,母亲的手无意间碰触到我的***,说巧不巧,我的小二哥还正因为刚刚看了母亲的性感模样正翘得半天高,母亲这幺一碰,自然感觉的出来。她羞红了脸,转身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……
  第六章 探密
  母亲照例一大早到市场去买菜,我趁着母亲出门的时候,偷偷来到母亲的房里。原本只想偷几件母亲的内裤来***用,但却意外的发现了母亲的床头摆着一根电动假***。
  或许是昨晚的嬉闹,引起了母亲的寂寞情绪,才让她又拿出假***来安慰自己。 我闻了闻那根假***,隐约还可以嗅出一股淡淡的腥味,在看看浴室里的洗庚。 衣篮,果不其然,昨晚母亲所穿的内裤蜷曲成一团的被丢在最上面,内裤上辛。 还略带潮湿,显然是母亲在***时所沾上的***……
  原以为我到来,已经可以填补母亲空虚的心灵,但从这些徵兆看来,母亲依旧还只是个女人,她同样极须男人的安慰。但做儿子的我,能给母亲时幺呢?
  突然间,一股邪恶的念头闪过脑海。「***」,一个我不愿想却又一值出现在我脑还的念头。我与母亲彼此相爱,这是毋庸置疑一的事实,但因为相爱就能违逆伦常吗?我陷入了内心交战当中。
  夜里,在看电视的时候,我刻意的将身体挨近母亲的身子,并请将头靠在母亲的肩上,装出一副小孩撒娇的模样。
  「这幺大的人了还向妈妈撒娇,羞不羞?」
  「妳不是说过我永原是妳的小宝贝吗?怎幺不可以撒娇。」
  「真拿你没办法。」
  我有意无意的用身体去摩蹭母亲丰腴的胸脯,还用大腿去摩擦她坦露在睡衣外的雪白大腿,起初,母亲只是专心的看电视,对我无里的举动只当是在胡闹,但渐渐地,她也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  「小宝,别再胡闹了,妈可要生气了。」
  我刻意将勃起的***贴近母亲的大腿,并且不停的摩蹭,母亲自然感觉得出来,却也装做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仍盯着电视看,但我从她急促的呼吸可以感觉到,母亲对我的身体并不是完全没有感觉的。
  夜里,我偷偷的潜到母亲房门外,为的就是想看看母亲是否为我的挑逗而新生荡漾。透过门缝,我只能隐约的见到母亲背对着房门侧睡着,但侧耳倾听,却听见一阵「吱吱」的马达转动声,我知道那是电动***的声音,无疑的,母亲正用着假***进行***,但由于她背对着门,我只能透过从她嘴里断断续续的呻吟声来想像她陶醉在***快感中的模样……
  母亲在房里用假******,而我,却在房门外边听着母亲的呻吟,也一边掏出真******……
  隔天,母亲接到了一通电话,我在一旁偷听,才知道是母亲的「男人」打来的,男人似乎想到家里来,但母亲为了不让我和她撞见,约了她到外头相见。
  不久之后,母亲换上一袭艳丽的打扮出门去,我偷偷的尾随着母亲,只见到她左顾右盼的进了一家旅馆,不用猜也知道之后会发生时幺事。
  我沮丧的独自回到家中,眼睁睁的看着母亲被别的男人当成泄欲的工具,想要的时候就随时能恣意蹂躏,做儿子的我却无能为力,内心的痛苦真难用言语形容。
  母亲回家了,脸上还刻意挤出一丝笑容,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愤,向前紧紧的抱着母亲痛哭……母亲也知道了这一切,就这样,我们母子两哭成一团,紧紧的相拥在一起久久难以分开。
  母亲最后终于开口说:「小宝,今晚……陪妈妈睡好不好?我好寂寞……」
  第七章 告白
  「你先上床去,妈先去洗个澡。」
  我躺在母亲的大床上,等待着母亲的到来。虽然只是陪母亲睡一晚,但我心中仍充满着期待。
  终于,母亲从浴室里走了出来,身上穿的仍是那套我送给她的内衣,只是身上的睡衣换成了鹅黄色丝绒小碎花,性感之馀更带点可爱之气。
  母亲坐在梳妆台前梳理着长发,我忍不下上前接过了母亲的梳子。
  「妈,让我来。」
  我温柔的替母亲将一头略湿的长发梳理整齐,还替她来上一段按摩,母亲满脸舒畅的享受着这一切,我建议母亲到床上来以方便按摩,母亲二话不说马上上了床。就这样,我从母亲的粉颈一直摸到的脚指,双手隔着若有四无的睡衣在母亲肌肤上游走,不但母亲感到舒服,我也渐渐的兴奋了起来……
  「可以了,妈很舒服,谢谢你,该睡了。」
  我虽然试图的让自己睡着,但此刻身旁躺的正是身穿单薄睡衣的母亲,透过窗外的月光,我可以清楚的看见母亲玲珑的体态,特别是她所穿的,正是那件所送给她的性感小内裤,从背后望去,彷佛就像尺裸一般,此情此景,又怎幺能让我入睡?
  「睡不着吗?」母亲做起了身子看着我。
  「是呀!妈妈也睡不着吗?」我们四眼相望,彼此发出慧心的一笑。
  「既然我们都睡不着,那我们来玩个游戏如何?」
  「好呀,玩时幺游戏?」
  「这叫『老实说』,也就是互相发问,但被问的问题,一定得老实说,要不然会召天遣。」我煞有其事的告诉母亲。
  「这幺严重?那我不玩了。」
  「不行,妳不是说过,我们母子之间是没有秘密的吗?」
  「好,那我先问你,世上你最爱的人是谁?」
  「妈妈。」我毫不犹豫的说。
  自拍p 露出母亲一听,拉着我的说:「好吧,我们就来玩吧!你可不许骗我喔。」
  「时幺问题都能问吗?」
  母亲点点头。
  「我先问,妈妈现在需要男人吗?」
  「怎幺……第一个问题就这幺……这怎幺回答呢?」
  「妳一定要老实说!」
  母亲考虑了很久,最后终于点了点头。
  「告诉我一件我不知道的事。」母亲发问说。
  「我……我趁妈妈不在的时候,偷偷拿妳的内裤来……***……」
  母亲一听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,然后又镇定的问:「为什幺这幺做?」
  「因为我爱妈妈,但是妈妈却为了那个男人,开始穿起了那些***的内裤,我每次经过浴室,但见妈妈刚换下来的内裤,心中就不免有一股冲动,难道妈妈只愿意为那个男人穿起这些内裤,却不愿为儿子穿,这不公平。」
  「妈妈不是正穿着妳送的内衣裤吗?」
  「不不不,我指的是这些!」我打开了母亲放满内衣裤的抽屉,随手丢了几件到母亲的面前。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如此尴尬,但母亲随即转移了话题。
  「该你发问了。」
  我从母亲的床头柜端出的母亲装满淫具的皮箱对着母亲说:「告诉我这些东西的来历。」
  母亲一脸蓦然,久久不发一语,最后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:「既然你都知道了,妈也不用再瞒你了。没错,这些东西全都是那个变态男人用来揉躏我的工具。起先,我也感到痛苦,所以一直把她收在柜子里。但是,直到你又再次回到我的身边,我才又开始使用它。」
  「那又是为什幺?」
  「你不懂吗?那都是因为妈也爱你。我知道有那种想法很肮脏,但我就是克制不了自己,我的心肝小宝贝长大了,是个大男人了,而我,也需要男人。」
  母亲拿起了其中一根假***,打开了开关,假***开始扭动旋转,发出阵阵刺耳的声音。
  「哪一次我不是幻想着这根冰冷的棒子就是我心爱的小宝贝,但我毕竟是你的母亲,我又能对自己的儿子如何?只能每晚用这没有生命的假东西安慰自己空虚的肉体……」
  「老实说,妈妈一直是我性幻想的对象,我用妳的内裤***,哪一次不是将它幻想成妈妈的……」
  在一反露骨糗真情的告白之后,我们母子间在也没有任何秘密,但现在要面对的,却是更大的问题:「伦常关系」。
  「妈……其实只要保守秘密……就算我们是母子那又如何?」
  「不行不行……唉……我还试办不到……我怎幺可以和自己的骨肉……别勉强妈妈好不好?让我考虑考虑。」
  「妈,我等妳,我会等妳一辈子的。」说完,我起身回自己房里睡了。
  第八章 转变
  隔天一早起床,发现母亲已经出门,来到厨房,桌上摆着一道丰盛的早餐、一封信、还有一个小纸盒。
  我好奇的打开纸盒,赫然发现盒子里竟是一件穿过的女用内裤,仔细一想,这正不是昨晚母亲身上所穿的那件吗!我颤抖的拿起母亲写的信,一字一句的唸着。
  「亲爱的小宝贝,昨晚,妈妈一夜不成眠,相信你也不好受吧。既然我们母子都已经做过最坦承的告白,也无需再像从前一样躲躲藏藏,但毕竟对我的冲击太大,希望你给妈妈一些时间好好考虑一下你的建议,今后,妈妈愿意在『不发生性关系』的前提下,替你做任何事,这算是我着个做母亲的所能做出最大的让步了,如果你也同意了我的建议,就到就到小教堂来找我。
  P∕S.这件内裤你留在身边,就算是个纪念吧。」
  看完了母亲的信,我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,尽管母亲仍然对母子伦常抱有谨慎的态度,不愿轻易放弃,但我知道那都只是迟早的问题罢。
  我飞奔到小教堂,教堂在山腰上衣处清静的小平台上,平常除了神父以外,鲜有人来,我焦急的寻找着母亲的身影,最后在教堂后方的想凉亭里找到了她。
  母亲见到我来,知道我已经看过了信,也同意了她所提出的条件,但此克她仍不禁羞红了脸,默默低头不语。
  「妈……我看过了信……妳说的都是真的吗……?」
  母亲缓缓的点点头。
  「那就请妈妈做我的爱人吧!」
  突如其来的奇怪要求,让母亲愣住了,她彷佛不太明白我的意思。
  「嗯……这是什幺奇怪点子?」
  「就是要妈妈当我的女朋友啦……」
  母亲忍不住笑了出来,原先还在担心尴尬的场面,被我这幺一搅和,我们母子又热络了起来。她大概以为我在胡闹,所幸爽快的答应了。
  「不管是爱人还是女朋友,只要你高兴,妈都依你。但是,咱们有言在先,在我同意以前,不准你最妈妈做出非份的举动,知道吗?」
  「都听妈妈的就是了。但我也要说明白,既然是做爱人,就要有爱人的一切行为,这点,妳也同意吗?」
  「真拿你没办法,都听你的就是了。」
  「那幺,就在这十字架前,当这神的面,让我们这对新的恋人来个定情之吻吧!」
  「在这里……万一被人撞见了……」
  「怎幺我第一个要求就反悔了?这里只有神父,再说,又有谁知道我们是母子?就算被人看见了,我们也要大大方方的告诉他,我们是一对相爱的恋人。」
  母亲拗不过我,缓缓的阖起了双眼……
  看着母亲红润微开的双唇,衬托着洁白整齐的牙齿、充满***的舌头似乎在向我招手。条件虽然是我开的,但在母亲默许后我竟然紧张的颤抖着……我缓缓的靠向母亲的脸庞,母亲身上浓郁的香水味扑鼻而来,煞那间让我目眩神迷……
  终于,等待了十八个年头,我终于一长宿愿,当两唇相接的那一刻,一切都已不言而谕……母亲双唇微张,将舌尖轻轻的送进我的嘴里,然后像一条水蛭般在我口腔里游走……从未接吻过的我,像触了电般的僵直在那儿任由母亲摆布。
  原来接吻的感觉是那幺美妙,兴奋的感觉,足以让人射精……
  我大起胆子,将母亲的舌头吸进口中,用力吸吮、舔舐、纠结、吞吐……母亲似乎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,身体不停的抽搐着,而这快感的来源,或许不是来自我的舌头,而是亲生儿子的侵犯!
  一阵狂吻,母亲全身热了起来,面色潮红的她,娇喘着要我适可而止,但她的身体却不是这样说的。我趁着母亲液乱情迷之际,右手已神不之鬼不觉得摸进了母亲的群摆内,隔着薄薄的三角裤爱抚着母亲的私处……
  「喔……小宝贝……小心肝……不要……这样不好……」
  「说好的除了做爱……什幺都可以……妈妈可不能反悔……」
  「这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  母亲知道在多说我也不会轻易放手,只好任由我恣意胡来的玩弄她的下体。此刻,母亲的小内裤早已被泛滥的春潮搞得一片狼藉,甚至连大腿内侧也是湿淋淋的,想不到过去端庄贤淑的母亲,竟然有如此深沉而强烈的欲望……
  「妈……妈……我的爱人……我好难过……下面……好涨……好像快爆掉一样……求你行行好……帮我……帮我……」
  我满腔的情欲,在母亲一阵深吻和爱抚之后,期强烈的程度也不亚于母亲,但有言在先,我暂时无法对母亲下手,只能求它用其他方法来帮我纾解。
  母亲用大腿紧贴着我的***,隔着长裤上下不停的摩蹭着,说是迟那是快,才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我已忍不住射在裤裆里……
  「我……我射了……在裤子里……」
  母亲似笑非笑的看着我,并告诉我年轻人都是这样。她掏掏口袋,发现没东西可以替我擦拭下体,灵机一动,弯下腰,竟脱下了身上所穿的三角裤,递给了我。
  「反正也全湿了,就当手帕用吧。」
  母亲的举动让我又惊又喜,我哪舍得用他它做手帕,因为这对我而言,简直就像旷世珍宝:一见被母亲***浸淫过的内裤、一块吸附着母亲下体精华的神圣布块,我要求母亲将它留给我做纪念,母亲见我欣喜若狂的样子,也只好答应。
  「你也真是的,早上才送你一件,现在有要,妈妈整柜子的内裤,总有一天会被你要光的。」
  「这件内裤可不同,它有妈妈的味道!」
  第九章 爱人
  一个为了避免尴尬而想出的点子,想不到母亲竟然欣然接受了,也为了因应母亲「不能发生关系」的前提,也只有用爱人的方式才能最直接的与母亲接触。
  母亲并不是个***的女人,虽然这一年来,母亲有了很大的转变,但她对自己的身体、甚至贞操,都有她一定的坚持,能为我做到这这种程度的牺牲,我想母亲的内心一定做过相当大的挣扎。为此,我也发誓要让母亲的牺牲有相对的代价。
  为了要当十足的「爱人」,得要有爱人的样子,母亲虽然年近四十,但天生丽质的好条件,再加上精心的装扮,让她看起来就像个三十出头的年轻少妇。和母亲出门逛街,还长被人误认为姊弟,这让我们扮起情人来又多天了一分信心。
  母亲拉着我上街买了好几套情人装,看样子,母亲对扮情人的兴头比我还要浓。穿起情人装,不仔细看还真会让人以为是情侣,母亲从此可以大大方方的搂着我敞飏在大街上,不必在乎别人的眼光。我们甚至放胆的的在街头上热吻、拥抱。
  「宝贝,真谢谢你,这几天以来,妈妈彷佛又回到了少女时代,就算是在当年,妈也未曾有过这样的感觉。说真的,这还是我第一次嚐到恋爱的滋味。」
  「妈,我也是,谢谢妳为我所做的一切。」
  街上人潮熙来攘往,母亲紧捥着我的臂膀,将头斜倚在我的肩上,母亲身上的香水味又再次扑鼻而来,我享受着眼前的一切,享受着母亲所带给我着恋爱感觉。
  「我们在去挑几件衣服吧。」
  「已经买了这幺多了,还要买呀?」
  母亲暗藏玄机的对我一笑,拉开上衣的领口,让我瞧她包裹着间挺***的美丽胸罩说:「我指的是这个……而且……这回让妳来挑,如何?」
  「妈,妳真是……太伟大了!」
  「瞧你,也不知道你们这些男人怎幺就锺情于这些内衣裤?」
  「妈,妳是女人,妳不懂得的啦。」
  母亲带我到一家常去的情趣商店,铃琅满目的秀感内衣裤挂满了整间店面,我打量着每一件内衣裤,想像着当母亲将她穿待在身上时的模样……
  不之不觉中,我已挑了七八套,每一套都是性感之极,甚至极端的猥亵与暴露,但母亲仍看也不看的就付了现,显然她并不在乎这些内衣裤的样式,而是我的感受,在她脸上,我彷佛看见了「这要你喜欢就好」。
  一回到家,我急忙催促着母亲换上刚买的性感内衣裤。母亲看着一连七、八套的内衣,虽然这些样式自己也都有,但那些是穿给别的男人看的,而这些,却是要穿给自己儿子、或者说是爱人看的,她反而有些羞怯了起来。
  「今天就穿这一套吧!」
  我拿起一套完全由透明薄丝制成的性感黑色内裤,和由精致的雕花所缝制的胸罩给母亲,母亲虽然有些不好意思,但还是将它穿上。
  「等等……妈妈……我有个不情之请,我希望妳能让我亲手为妳穿上它。」
  「这……妈妈会害臊……」
  「我们既是母子,现在又是爱人,有时幺好害臊的?」
  母亲拗不过我,缓缓的脱下身上的衣物……直到一丝不挂,她用手稍微遮住了***和下体,但母亲魔鬼般的身材仍让我看得直咽口水。
  「妈妈……身材真棒……任谁看了都会动心……包括做儿子的我。」
  我先替母亲戴上了胸罩,在穿戴的同时,我有趁机把弄了一下母亲丰腴柔嫩的***,发现母亲的***正兴奋的充血发硬。
  「妈,请将手放下,我来为妳穿上内裤。」
  母亲犹疑的放下原本遮住下阴的手,我清楚的看见了母亲浓密卷曲的阴毛凌乱的散布在她的神秘禁区上,雪白的肌肤与黑亮的阴毛形成强烈的对比,连胯下微微拢起***此刻亦隐约可见。
  我被眼前的美景摄走了魂魄,母亲见我直盯着下阴瞧却迟迟不动手,更加让她感到羞耻,脸直红到耳根。
  「你再不穿,妈可就不穿了!」
  「对不起……我看傻眼了,妈妈的……实在太美了……」
  「老说些不正经的话。」
  我替母亲穿上了内裤,美人加性感内衣裤,真是相得益彰,我忍不住抱住了母亲,也不管她如何制止,就是一阵强吻……
  我们从客厅一路吻到了母亲的床上,两个人在大床上翻来覆去,才刚为母亲穿的内裤,此刻已被褪到了膝盖上,我以中指代替***,不停的穿梭在母亲湿濡火热的***中……
  母亲张开着双腿,让我肆无忌惮的翻弄她的***,另一头,我们嘴也始终不曾分开过片刻。
  「妈……我一直希望……妈妈能用嘴……就算是替代品吧……」
  母亲也深知我***无处宣泄的苦楚,替儿子***、她想都没想过,但是,母亲并没有考虑太久,她温柔的替我掏出暴跳如雷的***,轻轻的含进她樱桃般的小口中……
  我粗大的***,几乎塞满了母亲的口腔,母亲像活塞般规律的吞吐着我的***,舌头还不停的舔舐着***……
  「妈……好舒服……好爽……我***……就射在妳嘴里吧……」
  一股浓稠腥臭的白色液体射进了母亲嘴里,母亲并不以为意,一口将她吞进肚子里,倒是我有些难为情。
  「让妈妈吃我的……实在……」
  「你身上的肉是我生的,你射出来的***也是我给的,就像在喝着自己的口水,没什幺的。」国模 小游
  「是吗?哪天也让我品嚐一下妈妈的***……好不好?」
  母亲对我的古灵精怪实在没辄,也只能当作没听见敷衍过去

共1条数据,当前1/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